通讯:“藏蓝”和“小白”的战疫情缘

通讯:“藏蓝”和“小白”的战疫情缘
(抗击新冠肺炎)通讯:“藏蓝”和“小白”的战疫情缘

  呼和浩特3月10日电 题:“藏蓝”和“小白”的战疫情缘

  记者 张林虎

  “我每天在家里上网课,小区也解封了,阿姨您做好防护,我们离胜利的日子不远了。”10日,哈斯其其格收到霍晨语发来的信息。

图为工作中的霍晨语和哈斯其其格。 王晓飞供图

  初识“小白”

  2月16日,新冠肺炎疫情突袭呼和浩特。随着新增本土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很多小区被封闭。

  2月19日,是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公安分局民警哈斯其其格因疫情被封控在小区的第3天,看到社区招募核酸检测志愿者时,她第一时间报了名。

  20日6点半,哈斯其其格早早报到,填写信息、消毒、穿防护服、戴眼罩、面屏,一套程序下来,哈斯其其格就从身穿警服的“藏蓝”变身成了“大白”。

  “那是我第一次穿防护服,有些气喘,加之天气冷,水汽瞬间充满眼罩。”哈斯其其格模糊地看到和她一起工作的有6个“大白”,还有1个“小白”。

  刚要开始工作,其中一个“大白”接到电话,说有其他工作需要配合,电话这端的“大白”犯难地说:“我需要先安顿一下女儿”。

  哈斯其其格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小白”是“大白”的女儿,是一名小学生。

  “我是警察,您如果放心,让她跟着我吧。”“小白”妈妈同意了哈斯其其格的建议。从此,“小白”和“藏蓝”的战疫情缘开始了。

图为霍晨语帮居民送物品。 哈斯其其格供图

  最萌“战友”

  志愿者工作对于哈斯其其格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她曾有多次战疫经验,但这次不太一样。

  “我俩第一个任务就是帮居民取放在小区门口的生活物资。那天特别冷,来回搬运物资,大家的护目镜里全是水汽。”哈斯其其格说,她始终没看清“小白”的眼睛,但发现她冻得直打颤。

  哈斯其其格急忙把“小白”带到电暖气旁取暖,两人冻得发红的手不断摩擦、跺脚。

  就在这时,哈斯其其格得知“小白”叫霍晨语,是东风路小学学苑分校三年级五班的一名大队委,是这里年龄最小的志愿者。

  两人完成了第一天的工作后,很累也很冷。分别时,“小白”说,“阿姨,我明天还和你一起。”

  “您好!您家的菜,给您放门口了!”“您好!有人给您送来生活用品了,我在单元门口”……第二天一早,哈斯其其格和霍晨语又开始给居民配送物资,她们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将居民采购的外卖、快递统一消杀后,再统一拿到固定地方,分给负责的楼长、单元长,再配送到单元门口或送上楼。

  “你这么小就当志愿者啊,真了不起!”“你好可爱啊!”“谢谢你!”……每到一处,取物资的居民都不由得赞扬“小白”。

  “这是我们最小的志愿者,平时送物资的时候,因为她小,提上东西,走起路来一倒一歪,特别可爱,可别看她小,工作特别认真。”哈斯其其格逢人便说。

图为霍晨语帮居民送物品。 哈斯其其格供图

  让爱传递

  连日来,霍晨语和哈斯其其格这对组合,成为小区里一道风景线,一时间成了小区的“红人”。

  她们每天准时相约“上班”,为抗疫贡献微薄之力,帮助着需要帮助的居民,也收获着他们的“谢谢”。

  3月1日晚,两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再一次“分道扬镳”时。霍晨语说:“阿姨,我明天要上课了,谢谢您这几天带着我,我喜欢和您在一起。”

  “和你一起工作,阿姨也很开心,很快乐。你要好好学习,将来会发出更强的光。”哈斯其其格说。

图为霍晨语和志愿者合影。 王晓飞供图

  霍晨语回到家,排练了很久《听我说谢谢你》的舞蹈。“我想送给和我一起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叔叔阿姨。”霍晨语说。

  “阿姨,我开学了,不能继续和您一起工作了,我给您跳支舞吧。”第二天,站在哈斯其其格面前的霍晨语戴着红领巾,扎着马尾辫,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尽管戴着口罩,依然掩饰不住眉眼间的纯真,衣服袖子上“三道杠”的臂章熠熠发光。

  哈斯其其格第一次看到,原来和自己工作了十几天的小女孩儿这么美。

  “小白”和“藏蓝”的故事结束了,但更多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民警、医护、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组成的“大白”和“藏蓝”的故事仍在继续,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只愿疫情早日过去,再迎春暖花开。(完)

【编辑:苏亦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