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造娃”:30岁以下抱婴率超55%

辅助“造娃”:30岁以下抱婴率超55%
辅助“造娃”:30岁以下抱婴率超55%

 

 

  辅助生殖技术是指通过医疗辅助手段使不育夫妇妊娠的技术,包括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术,其间包含四个阶段:检查阶段,促排卵阶段,取卵取精阶段,以及体外受精、培养、胚胎移植和移植后处理。

  随着生育政策的改变,高龄生育困难、不孕不育等问题愈加凸显,因而辅助生殖技术也越来越受到重视。记者留意到,近半年来,上海、河北、河南、天津、陕西等多个省份均先后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2021-2025年)”,而在前不久广东省发布的《广东省妇女发展规划》中的“妇女与健康”一节中,也再次提及要“规范不孕不育症诊疗服务;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运用”。

  辅助生殖技术目前应用情况如何?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中心主任梁晓燕教授。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尽管辅助生殖需求总量并未有明显增长,但对于高龄生育和不孕不育症家庭而言,辅助生殖技术依旧是一种选择。

  试管婴儿技术已成熟

  父母年龄决定活产率

  梁晓燕教授表示,目前中山六院生殖中心的门诊量大约为2万人次/月,每年进行取卵手术近9000台。

  根据《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2.5%~3%攀升到近年的12%~15%左右;由于环境变化、生育年龄推迟、生活压力等因素,导致不孕不育人数增加,这使得辅助生殖技术越来越被接受。

  据梁晓燕教授介绍,根据该院数据,前来通过辅助生殖技术“造娃”的大部分是一胎家庭或二胎家庭,选择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生三胎的家庭占比仅为2%。梁晓燕透露,患者们到该院生殖中心咨询的内容,仍旧以35岁到40岁高龄生育妊娠的成功率、风险性以及对小孩健康的影响等为主。

  “在二孩政策出台后,辅助生殖技术的需求总量确实出现过短暂的增长,从我们医院的咨询量和手术量来看,都呈现了较明显的波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波动也很快平稳。”梁晓燕教授透露,出现这一现象主要是因为,选择试管婴儿的人群往往以35岁以上人群为主,而且要有进行试管婴儿的指征。根据中山六院生殖中心的相关数据,仅2021年11月,在该院进行试管婴儿手术的人群中,30岁以下为25%,38岁以上为 20%,超过半数则在30岁~38岁之间。

  梁晓燕教授表示,经过数十年的研究与应用,目前试管婴儿技术已经相当成熟。“目前我们的技术确实取得了很显著的进步,比如在纠正卵子质量方面、培养液成分的改进等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这种进步在落实到实际操作层面,也没办法让每个家庭都满意。临床上我们讲抱婴率,30岁以下的产妇抱婴率可以达到55%以上,但是40岁以上就只有15%~25%。”

  而这一数据与此前《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2018年度辅助生殖技术数据报告》发布的中国辅助生殖技术治疗周期活产率的相关数据也基本一致: 35岁以下48.09%、35岁~37岁39.91% 、38岁~40岁26.41%、41岁~42岁12.07%、43岁~41岁5.69%、44岁以上5.27%。而活产率提高的基础就是高卵子质量,但目前在临床研究中,改善卵子质量依旧是一大挑战,“决定成功率的第一要素依然是父母的年龄,所以我们呼吁大家该生时就得生。与其寄希望通过技术改善卵子质量,不如在合适的年龄段就完成生育。”

  “研究显示,在25岁~35岁这个阶段卵子的质量是最好的,超过这个阶段,卵子(质量)下滑明显,尤其是高龄段妇女的卵子染色体异常率非常高”。梁教授称。

  有人努力终“圆梦”

  有人保留多余胚胎备用

  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对于“造娃”的潜力不可忽视。梁教授介绍,她接诊的一位患者在多次努力后终于“圆梦”:当时,该患者在外院接连进行了六次试管婴儿手术,然而每一次都是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因心脏异常早夭,这对患者及其家庭都造成了心理伤害。“最后我们使用了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对她的胚胎进行筛选,挑选出基因异常的胚胎,重新移植基因正常的胚胎,成功帮助患者怀上健康的孩子。”梁晓燕教授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在前来咨询试管婴儿孕育的家庭中,不乏一些面临特殊情况的家庭,比如第一个孩子在出生后检查出存在生理缺陷,或者是失独家庭。这些苦苦寻求辅助生殖技术帮助的往往属于高龄夫妇。

  去年12月23日,来自广州的石女士第三次走进某家生殖医学中心进行孕前检查。43岁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宝妈,回顾自己的备孕之旅,石女士格外感慨:2018年,由于已到40岁,与丈夫结婚两年都未能生育的石女士最终选择了人工受孕,通过试管婴儿的方式接连生下第一胎和第二胎。“两次辅助生殖让我儿女双全,现在国家又开放三孩,看到新闻时我激动不已。因为丈夫和我都是独生子女,年纪越大越觉得孩子是最好的陪伴。趁着现在还有卵,我要好好调理身体。”

  还有一些患者尽管目前没有生二孩的意愿,但她们表示,由于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生育下第一胎时,医院里还冻存有剩余的胚胎,因此不排除未来还有生第二胎的计划。“在生一胎时,我们只经过一次手术就成功了,并且现在还有一些胚胎储存在医院,如果未来条件允许,我们还是有计划生二胎甚至三胎。”35岁的胡女士表示。

  而据了解,在胚胎移植成功后,60%的家庭会选择继续保存多余的胚胎以备二胎或三胎。
【编辑:王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