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女子管护队:虽然很苦但从未想过放弃

祁连山女子管护队:虽然很苦但从未想过放弃

青海祁连3月20日电 题:祁连山女子管护队:虽然很苦但从未想过放弃

  作者李隽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薄雪后的祁连山披上了金色霞衣。

图为忠可措母子捡拾垃圾。 李隽 摄

  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青阳沟内,3岁的小扎西转动着手中的风铃,跟在母亲忠可措身后开始一天的巡山。

图为巡护途中相互扶持。 李隽 摄

  祁连山是中国西部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水源产流地,为黄河流域重要水源产流地,此间地貌涵盖冰川、寒漠、冻土、草甸、森林、草原、农田、水域、荒漠等九大类型在内的复合生态系统,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世界高寒种质资源库和野生动物迁徙的重要廊道。

  “阿妈,给你这个。”不时地,小扎西将捡起的垃圾,小跑着放进忠可措准备好的垃圾袋里。

  忠可措是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青阳沟管护站的一名管护员,小扎西不到一岁时就跟着她去巡山。

  “他爸爸也要打工上班,娃娃上幼儿园以前我们女队员都是背着来巡护。”忠可措告诉记者,她所在的队伍是一支32人组成的女子管护队。她们中年龄最大的49岁,最小的23岁,皆为当地牧民,常年在此值守巡护。

  “我们的娃娃都是在管护站里长大的,大家都说他们是‘小小管护员’,到了4岁他们就‘下班’去上学了。”42岁的管护员才让什吉性格开朗,说罢就骑上马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穿梭在灌木丛中。

  杨毛措是队伍里年长些的“大姐”,从事林业工作14年的她告诉记者,青阳沟管护站管护面积比较大,共有15874.2公顷,平均海拔在3100米。她们都是随机分配到青阳沟,“无心插柳”成了女子较多的管护站,平日里也有男队员一起守护着青阳沟、阿柔、日旭三个片区,平日里主要进行入户宣传、森林草原火灾排查、林木病虫害防治、人员流动动态信息收集、野生动物保护救助等。

图为骑马巡山。 李隽 摄

  走到森林中,陡坡上夹杂着雪水,茂密的松林中杨毛措已直不起身,骑马的才让什吉从马上跃下,把马交给忠可措,便和杨毛措、张丽萍相互扶持着上了山,查看林木的生长和病虫害情况。

  “去年7月,我和两个同事去了小东索沟,就在查看林木病虫害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的林地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仔细一看是3只狼,当时吓得我血直往头上冲,为了壮胆,我们三个一边大声吆喝,一边拿背包往树上、地上拍打,可能狼以为我们有很多人,也就转身跑了。”才让什吉说,当她们平静下来时,衣服已被汗水浸透,包里背的干粮都成了“碎渣渣”。

图为队员们在一起休息。 李隽 摄

  “这些年山里的野生动物多了,经常会听到雪豹、狼把牧民的牛羊吃了或咬伤,所以我们不敢一两个人去巡山,大多数时间都是四五个人一起。”杨毛措说,最远的大拉洞脑离管护站有40公里,没有信号,去年冬天她们的车陷到冰窟窿里,几个人折腾了5个小时,最后还是走出来叫人帮忙的。“那天晚上腿都不是自己的。”

  有路的地方开车或是骑摩托车,没有路的地方就骑马,骑不了马的就靠双腿。“我们摩托车技术非常好,骑马更是游刃有余。”才让什吉说。

  在巡护了一大片林地后,大家聚到一起休息。草原上席地而坐,背着11个月大女儿的索南吉放下孩子,小扎西拿着风铃逗着妹妹。一壶清茶、一袋干粮、两个孩子,一群女子交流着巡护情况,不时也会传出开心的笑声。

  从事林业工作12年的张丽萍说:“女性从事这样的工作,跟男性相比,是会更难一点,但我们也是真的热爱,这也是我们的责任,从未想过放弃。”

图为查看林木生长和病虫害情况。 李隽 摄

  “你看,我们的孩子跟着我们早早地就有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回到县城看到落在地上的垃圾就会跑过去捡起来,我觉得很欣慰。”张丽萍说。

  青阳沟管护站始建于2016年,近年来,祁连县持续推进祁连山国家公园建设,于2019年对该站进行了改扩建,如今270多平方米的管护站比起多年前的办公条件有了很大提升,这支祁连山里的女子管护队也被评为2021年祁连县三八巾帼先进集体。(完)

【编辑:王祎】

laojiu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